南京夜网:你想要的生活,谁给的了?

年轻的时候,巴不得屋子的每个角落都被塞满,于是不停地买买买,好像堆积在一起就是幸福感和安全感。现在随着年纪慢慢增长,又开始断舍离,希望停留在身边的是对的、有用的、有意义的。

从无到有,再到“一无所有”,这就是学习的过程,也是一个人蜕变的过程。

最近看了一部电视剧戚薇主演的《北京女子图鉴》,像是缩小版本周边朋友的经历,境遇相近相似。影视作品总是有夸大的成分,但是从现实取材,还是能直击人心,看的时候总觉得热泪盈眶,青春期的我们何其的朝气蓬勃,不服输,心比天高。

犹记得六人的大学宿舍,到了晚上,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,讨论着未来,职场、学长等。未毕业的那些年里,我们憧憬着,憧憬大城市精彩绝伦的物质生活;憧憬着大城市职业发展的无限可能;憧憬着大城市王子公主般的完美爱情。

朋友Z像是陈可的缩影,她上进,拼命,努力,渴望着在大城市落户,不甘心小城一眼能看得见尽头的人生。初入职场的小白,到如今的市场部总监。

14年她为了生活,节假日还在金陵的街头卖花,忙忙碌碌,15年职场小白的她,被投诉,被潜规则未遂,如今也在行业内扶摇直上,担任总监。

前几天她告诉我她在南京买了房,不是因为有钱买房,不是因为虚荣买房。在这所繁华的都市里,毫无存在感和安全感的她,或许只有买房落户才能证明她的存在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对着电脑,我们促膝长谈,我们同样惶恐未来,惶恐如今,惶恐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。仿佛只有不停的往前走,才能获得稍许安全感。

我忽然想起了陈可领着包不顾一切走向北京的背影,那么的坚定、执着、充满希望。像极了我和朋友Z在南京火车站初相识的那般,彼此眼睛里充满了对外来的无限期望。

朋友W工作后认识的。她小小的一只,却像是拥有无限的能量,每天热情满满。对待客户总有自己的一套。媒体的销售精英们,追捉名利。有时候为了抢夺一个客户,你死我活也是有的。老板永远是这场无硝烟的战争的终极裁判员。

也许是因为她像极了年轻时的老板,也许是惺惺相惜,总之很快,那些大客户都变成了朋友W的。在公司的3年时间里,她明面的收入从年薪10万到最高峰50万。她奖励了自己宝马,奖励了自己房子。从这家公司离职的时候的她,像极了这个城市的成功者。那么高高在上,趾高气扬。却有了一个不雅的称号。

如今,她在一家公司跑市场,江浙沪到处跑;负责维系客户拓展业务。听说房子已经换到河西了。她还是单身一个人,每每错过饭点,在那辆宝马车上啃着馒头。三五不时晒晒狗,聚聚好友。我问过她你后悔吗?她总是眼神稍显迷离的说,从来只有往前走,哪里会有回头路。

后来听说,她卖掉了房子,去杭州重新开始了,没有爱情依然活得潇洒,那条狗听说被她寄养在老家了。某一天她的微信朋友圈配图写了这么一句:“或许有一天,我会回到家乡的怀抱,早睡早起,一日三餐,忘却曾经的一切,从新出发。”

朋友L前几天跟我说,这些年,她才来这个城市的梦想都实现了。在这个城市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有过一个秀色可餐的男朋友,在职场有过撕裂般的成长,也有过灰头土脸的夜生活。如今终于嫁给一个南京土著,在这座城市落脚了。

跟她认识是在一个12年的聚会上。她高挑的身材一下子吸引了我。女孩子的矜持娇贵,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因为顺路的关系,我们一起回家了。在路上她一下子情绪崩溃。她从贵州过来南京,不到一年的时间,男朋友劈腿,工作刚丢了。劈腿的原因尽然是她太穷了,对方却是一个富家千金,父亲开的公司大几千人。后来她就到了我上班的公司。我们一起上班下班,偶尔清吧听听歌,喝喝小酒。我们分享男同事的八卦,也聊生活中的小情绪。

我们认识8年了,前不久她给我发来了请帖。终于在这个城市有个家,有个爱她的男人。她的老公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。生活从来都是公平的。给了你安逸的生活,给不了你太辉煌的事业。结婚那天,她哭了,哭的让人心动,让人心碎。在这样一个城市,生活,生存,扎根太不容易了。平凡人过上平凡的生活,在南京这所城市,却也如此的艰难。

在这个城市,我们忙忙碌碌,我们忧心忡忡,我们像是过客,却又像蒲公英般的坚韧的想留下来。我们喜欢南京的华灯初上,喜欢南京的繁华喧嚣,喜欢夫子庙的人声鼎沸,喜欢河西大街的宽敞明亮,喜欢新街口的各色名利场。

在河西、城东,有太多的繁华梦;在江北江宁有太多刚需人的辛酸泪。

十年了,如果你留下来了,想必付出了很多艰辛,如果你离开了,想必也有很多不舍和无奈。

生活给了我们无限遐想,也给了我们迎头痛击,我们坚挺的仰望未来,坚挺的相信自己,相信明天会更好。

最后在南京夜网分享一下剧中很有哲理的台词:

年轻的时候,巴不得屋子的每个角落都被塞满,于是不停地买买买,好像堆积在一起就是幸福感和安全感。现在随着年纪慢慢增长,又开始断舍离,希望停留在身边的是对的、有用的、有意义的。

从无到有,再到“一无所有”,这就是学习的过程,也是一个人蜕变的过程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rzfix.com/yw/91.html